当前位置:世外桃源娱乐 > 世外桃源娱乐 >

雅昌专稿 中国的设计博物馆为什么展出西方现代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馆长助理、学术研究部主管、“生活世界--馆藏西方现代设计展”策展人之一张春艳

  历时6年时间的筹建准备,备受国际社会及博物馆界瞩目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将于2018年4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90周年校庆日正式开馆,届时,将有五个展览同时亮相。其中,“生活世界--馆藏西方现代设计展”作为一项长期陈列,展品主要来自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近现代西方设计收藏,选取了自19世纪中叶以来的约超过130位设计师的约430套(即730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展现了150多年的西方现代设计历史。这批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将有助于大众更好地理解为什么当代生活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样。

  展览亮相前夕,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馆长助理、学术研究部主管、该展策展人之一张春艳通过雅昌艺术网全面、详细且深刻地阐述了此展的理念、内容与特点等细节,借此,或可获取“阅读”此展的独家秘钥。

  张春艳:目前设计博物馆的馆藏包括欧洲现代设计收藏、意大利男装收藏、美国电影海报收藏等。没有哪一个博物馆的第一批收藏是完美的,因此本馆一直致力于发展完善收藏体系。目前为止我们的收藏基本上是西方设计,其中又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设计大师的作品,另一类是为了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设计的作品。前者的意义毋庸置疑,而后者则是一个尚未完全被挖掘的宝藏,这类设计在文化研究上的意义并不比前者小,日常生活设计在西方的一些著名博物馆如MoMa也曾经专题展示过。这两类作品在这次长期陈列中均有展示。不过,第一批收藏也会影响到博物馆未来的收藏发展策略,作为中国的设计博物馆,我们还将发展中国本土的设计收藏,并且建立国际当代优秀设计作品的收藏。

  张春艳:这个问题其实包含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何为现代的设计。现代设计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艺术人类学有一本著作,是Alfred C. Haddon写的《艺术的进化》,这本书的副标题是As Illustrated by the Life-Histories of Designs。因此“设计”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旧石器时代的一把石斧也可以称之为设计,因为它是人类实现一个预先的设想的活动。而一般叙述现代的设计史的著作会从19世纪中叶写起,尤其将1851年的伦敦水晶宫国际博览会作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而事实上,在19世纪中后期,欧洲各国争相举办工业博览会,同时第二次工业革命也是在那个时期完成的。可见,通常我们所说的现代设计是和现代工业发展紧密联系的,现代设计的先驱面对的问题是如何解决传统手工艺与现代生产方式结合等诸多问题。

  这个问题的第二层意思是设计历史研究与设计实践发展的关系,John A. Walker的书《设计史与设计的历史》可以看做是对设计历史研究与设计自身发展的关系的辨析。由于设计实践的广泛性,因此设计史叙述不能视同于设计的历史,设计史的叙述都是带有主观理解的,从某个角度来解读纷繁复杂的设计实践的历史。

  因此,在“生活世界”这个展览中的三个板块是用三种完全不同的视角来看待现代设计的历史。“椅子中的椅子”板块是以托内特的14号椅作为个案分析的对象,从14号椅的设计理念延展到后世的椅子设计。而“现代设计的先驱”板块则是从一个线性历史的角度,但有趣的是,这个板块是从我们身边的手机开始,倒叙式地讲述现代设计史上的设计先驱,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代设计的审美是如何演化而来。最后一个板块“景观社会:从制造到消费”则是通过不同的品牌和企业的代表性产品的设计,来讨论设计是如何渗透到生产、销售、消费、使用、认同等一系列环节的,从经济角度来讲,这些正是构成我们当代生活的背后机制。

  最早的工业设计师将椅子比作“坐的机器”,道出了椅子最基础的功能。先锋派设计师则试图将椅子去形质化,抽象成“坐”的理念,让椅子上的人“坐在有弹力的空气柱上”(马塞尔•布劳耶语)。“后现代”设计师则尝试赋予椅子在“坐”的实用功能外更多的涵义。然而,在人们生活中使用的最多的依然是那些在性能、美观、习惯、成本等方面兼顾的椅子。150年前问世的托内特14号椅子就是这样的代表,它的设计启发了许多现代设计师。该板块从托内特14号椅子的个案研究出发,分别从公共性、趣味、舒适、工作、便携组装、材料、结构、手工艺与机器等方面,展示现代椅子设计的发展、变化,以及现代设计从不同维度出发的关注和关怀

  尼古拉斯•佩夫斯纳(Nikolaus Pevsner)最早用历史的宏观视野来看待现代设计发生与发展,他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现代设计师表述为“现代设计的先驱”。诚然,今天设计史的视角已变得更为多维,但设计师的故事依然是公众了解设计史的一条最直接的通道。该板块通过馆藏重要设计师的作品,钩沉现代设计的百年历史,追溯其艺术和手工艺的源头,进而在与工业和科技的交融过程中形成为一门既独立又包容的学科过程。展览以采取回顾的方式——从与当代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智能手机开始直到19世纪末早期独立设计师作品,展示了现代设计的先驱如何统一“艺术与手工艺”“艺术与技术”“艺术与工业”,如何从手工生产转换为机器大生产,如何解决形式、材料与功能的问题。

  设计在20世纪渗透到了生产、销售、消费和使用的全过程,并介入到普通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构成了现代“景观社会”。正因为如此,对设计品的习以为常,让人们常常忽视了现代设计对生活世界的再造。该板块通过展示不同企业品牌的代表产品,来探讨现代设计如何介入产品制造,如何帮助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如何满足日常生活的基本需要和创造新的消费需求,如何塑造品牌形象使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该板块还设有一个定期更新的特别专题---“德意志制造同盟”(Deutscher Werkbund),以展示这一联合了艺术、设计、工业、商业、教育、文化传播等领域的跨界联盟。本着对时代与社会的责任,该联盟成功地促使上述领域的共同发展,并成为推动德国制造崛起和新时代文化发展的中坚力量。

  这个版块中不仅有制造联盟档案馆相关的珍贵文献,还有多个制造联盟成员企业的设计作品和故事,如博朗、德国通用电气公司、百乐顺饼干、百利金钢笔。制造联盟档案馆的馆长还专门为此创作了研究性的影像作品,用以阐释设计和社会的联系。我相信这部分展览会对我们中国的企业及其管理部门、相关团体里的人事有所启发。

  一是重新定义长期陈列,长期陈列往往又被成为“固定陈列”,很多国际上的博物馆都会用馆藏作品来做长期陈列。但近年来国际博物馆界也开始反思何为“长期陈列”。长期陈列往往制作精良成本很高,一般不会更换,但当代社会发展迅速,一个固定不变的陈列在策展理念或展示方式上过不了几年就会跟不上时代。因此从策展的角度来说,我认为长期陈列和临时展览的区别根本上并不在于制作成本和精良度,而在于长期陈列是要展示一个博物馆收藏的特色,要展示一个博物馆对于历史的态度,更要在较长期的展览中注入变化与活力。“生活世界”展览的三个板块旨在提供不同地认识设计史的方式,分别从设计品、设计师、设计与社会这样三个视角展开。观众可以从单个作品出发来解读设计,也可以从历代设计师或风格史的角度来进入,也可以从更广阔地社会经济政治的角度来了解设计文化。而在这个长期陈列中,我们特设了一个定期更新的研究性板块,用作品、文献、影像的方式来展示专业学者的历史研究,比如这次我们邀请了柏林的制造联盟档案馆的馆长Michael Fher 教师在最后一个板块做了“德意志制造联盟”的专题部分。

  二是作为高等艺术院校中的一家面向公众开放的设计博物馆,我们希望这个长期陈列既能让普通观众用半个到一个小时的参观初步了解和欣赏现代设计,又能让这个展览非常耐看。我们将每个展柜作为一个设计故事,在展柜下方展示了这些设计作品的介绍性图文。这些设计故事中有一些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有一些则是几乎从未被关注的作品,我们策展前期都组织了本校的工作坊,对这些专题进行研究。希望这样的展览能让有心研习设计的学生、研究者、爱好者能在这些研究性的材料中得到启发,成为学校设计史的课堂,充分发挥博物馆收藏的教育价值。

  第三个尝试是在历史叙述上,我们借用考古的概念去叙述线性历史。虽然我们从小所读的历史书都是从古至今的顺序,但事实上人类认识历史的顺序是倒过来的。我们总是从自己身边的事务,从自己的时代开始认识这个世界,随着科技、历史学和考古学的发展,我们才了解到更早的时代。那么在一个展览中,我们是否也可以用这种倒叙的更符合人类认识规律的方式去叙述整个设计史?我们是否可以从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开始叙述设计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个展览的第二板块一开头要放一个手机故事的原因。

  张春艳:这个展览是一个长期陈列,它的作用可以分两方面来看:一是时间维度的,这个展览展出的是近150年的西方现代设计的作品,展出的作品可以说是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这与其他的文化遗产展览一样,对于当代生活的意义在于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为什么当代生活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样,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历史中找到渊源,有助于我们看到很多表象背后的本质。历史上许多知名的现代设计运动,如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等都是从历史中汲取了灵感。

  另一方面从地域维度来看,我们中国的设计博物馆为什么展出西方现代设计?首先正如前面所说,现代设计的基础是工业革命,而两次工业革命都发轫于西方,因此西方的现代设计在历史上占据了主导地位。因此展示西方近150年的设计作品,有助于公众对现代设计历史的了解。而文化之间的差异性从大航海时代开始就是创造的一种催化剂,比如20世纪早期的新艺术运动借鉴了异域的文化。近现代中国自新文化运动就开始借鉴西方的艺术和设计,如张光宇1932年发表的《近代工艺美术》一书就详细地介绍了包括包豪斯在内的西方工艺和设计。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更是受到了西方现代设计的深刻影响。因此在“生活世界”长期陈列中,我们还挖掘和展示了西方现代设计与近现代中国社会之间的关系,你可以从个别作品中看到,也可以在设计史的时间线中看到。

作者:世外桃源娱乐--时间:2018-11-30 22:23


上一篇:小学生数学日记:吃“上好佳” 下一篇:王者荣耀孤影直播重返歌坛 一首歌曲征服上好佳